百加乐 > 情感专区 > 歌者

原标题:歌者

浏览次数:134 时间:2019-11-09

幽幽飘扬出铿锵的旋律是谁在这苍凉的戈壁上谱写乐章那乐章究竟是为谁而唱这没有温柔蜿蜒的河流没有清新自然的竹林那乐章究竟是为谁而歌唱歌声悦然悠扬

百加乐, 

叮咚,那汗珠映射九彩朝阳悄然击中破吉他身边的巨擘老旧的九彩琴弦在轻颤美妙旋律发散藏于喧嚣轻声,发着江南春风的妙音嘘!她不想声张

百加乐 1

昙花,让人窒息的美一瞬间的永恒一个微笑让梦娜丽莎心伤那阳光轻拂你的脸一瞬间,超越永恒的微笑昙花、绽放

她伫立在灵鹫山下,采集朝露的他打她身旁经过,四目相对,对着她眼眸中深不见底的凄凉,他报以慈悲、怜悯的目光。时光流转,千年已逝,只有身旁的聿明氏不住地问她:“你为什么这么哀伤?”

歌者轻声痴爱为谁而唱余音不消不散一曲永恒的乐章绽放一瞬,永恒苍凉的戈壁上浮现江南娇绿欲滴的妖艳

 千年前,她只是一株刚刚修炼出人形的昙花,元神还未稳定,竟被一无心之人踩断了花茎,奄奄一息。她以为命数将尽时,却又被一年轻人扶起,悉心照料。每天清晨他到山间丛中收集朝露,作为她的养料,而她则用每夜最绚烂的绽放回报他,哪怕只有一瞬,对他而言,亦如永恒般满足。

昙花绽放摇曳额着永恒的凤求凰散发一瞬极致的的仙光若芙蓉、胜羞花九彩消散,老旧琴弦叮咚轻响大漠孤烟独遗琴弦的余香莫名心伤

 一年后的那个微微发亮的清晨,当他再次手捧一坛朝露来看她时,却不见昙花,唯有一梳着堕马髻,身着白衫,五官精致,娇柔清雅的女子站在那里,他即刻认出了她:“你是那株……”她颔首,随即微笑,那微笑,宛如一笔浓墨重彩,渲染了他的整个世界。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他告诉她他的名字:千里光,她许他唤她:昙儿。

 千里光带着昙儿穿过晨雾,带她领略她从未见过的山顶日出。教她那些她从未听过的诗句,她笑说:“我很笨,记不下这么多。”他轻抚她的头发,温柔而宠溺的说:“没关系,你只记得这一首就足够了。”

 她轻靠在他的肩膀,轻声道:“哪首呀,你再教我一次。”

 “那你好好念啊,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昙儿认真的听完后紧紧的抱住他:“我懂了,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将我们分开。”

 当夜执起它的人画笔,把一切染成青黛色时,千里光坐在草地上,吹着笙,昙儿则伴着旋律翩然起舞,舞姿温婉柔美,宛若正在绽放的昙花。亦如昙花开放不能恒久,不多时,她便累了,倚靠在千里光的肩上,疲惫而满足,她不懂人类的山盟海誓,生死相许,不想到什么天上人间,碧落黄泉,只是此刻她发现相爱竟是如此简单。她要牢牢记住他的样子,他的诗句,因为他是她生命中最亮的月光。

 只是那时的她还不明白,月光明亮却终究冰凉。

 人仙之恋终究是不被容许的,千里光被抹去了记忆,更名“韦陀”,前往灵鹫山修行,而昙儿则被设下了最为残忍的诅咒,她的一生从此只许开一次花,花开之际便是她玉陨之时。

 灵鹫山设下了只对她一个人的结界,她只得站在山脚下,等待,张望,她没有等到她的千里光,只等到了聿明氏,朝来暮去,只问她一句:“你为什么这么哀伤?”她只应着:“你不懂。”

 你不懂,我宁愿他眼中写满的是决绝,愤恨,而不是怜悯,慈悲。

 你不懂,让我与他诀别的不是生死劫难,而是遗忘,只是遗忘,竟是遗忘。

 你不懂,对韦陀而言短暂的一瞬,却是对昙儿而言漫长的千年。他的记忆,早已不复往昔。

 她忘记了这是多少次被问:“你为什么这么哀伤?”,这是这一次未等她回答,聿明氏便将他拥入怀中,轻叹一句:“看来,欠你的,只有这样才还得清……”他拥住她飞身而起,穿过结界,把本该施加在她身上足以令她灰飞烟灭的劫难都给了自己……

 灵鹫山的竹林中,昙儿搂着即将魂飞魄散的聿明氏,泪流满面,他告诉她:“这么多年,我潜心修行,想要位列仙班,却始终只是散仙,后来我才知道,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开始与韦陀的孽缘,我便是千年前踩伤你的男子,今日,我赎清了我的罪孽,你也不要恨我了吧……去吧……去找他……”

 她跪在佛祖面前:“求您,让我见见千里……让我见见韦陀菩萨吧。”

本文由百加乐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歌者

关键词:

上一篇:解说:我们着相的表现。

下一篇: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