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加乐 > 情感专区 > 女主持非法拘禁:女主持为这事拘禁前男友

原标题:女主持非法拘禁:女主持为这事拘禁前男友

浏览次数:152 时间:2020-02-03

女主持非法拘禁:女主持拘禁前男友受审

从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的监号里走出来的24岁的高璐,在冬天凛冽的寒风中清新得像五月的铃兰,不带侵略性地翩然走来。让人无法想到的是,正是这个南昌电视台的美女主持人,这个“环球小姐”中国赛区江西分赛区总决赛亚军,却在像罂粟一样充满诱惑的爱情面前,变得伤痕累累、神魂颠倒。最后为了索要欠款,奋不顾身地和自己的新婚丈夫闫舒洋非法拘禁了前男友陈华新,因此而身陷囹圄。2006年11月17日,在本文作者和北京电视台法制进行时的两位记者对高璐进行独家采访了两个小时之后,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法官向她宣读了以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的一审判决。宣判后,由于难以相信和接受判决结果,高璐手持判决书翻来覆去看了许久,她甚至不愿意在宣判笔录上签字,但最终她还是用悔恨的泪水接受了现实。临别的时候,高璐搂着向她宣判的女法官刘葳抽泣了很久。在回看守所的时候,高璐更是眼含泪水一步一回头朝我们张望着,并在进门的最后瞬间深深地朝我们鞠了三个躬。那一刻,我和刘葳的眼泪几乎同时涌了出来。看惯了杀人放火坑蒙拐骗,刘葳法官能够为一名犯人而流的眼泪是极其珍贵的。而我采访过数以百计的被告人,也只流过两次泪:一次是为一位吸毒的母亲,一次是为这个被爱情深深伤害了的高璐。无论是我们的眼泪还是高璐的眼泪,都无法清洗高璐所受到的爱情伤害,那是像罂粟一样的有毒的爱情。陷入情网,遇到一个体贴入微的男人给高璐带来爱情伤害的这个男人叫陈华新,在这起非法拘禁案件中,他的角色最后却变成了“被害人”。2005年9月,高璐不会忘记那个给她带来噩梦的夏天,刚刚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的高璐应一家时尚杂志社之约,来到北京阜成门附近的一家摄影工作室拍摄广告照片。为高璐拍摄照片的摄影师是一个操着广东口音的30岁的年轻人。在按照摄影师的要求摆出各种不同造型之后,累了半天的高璐匆匆离开工作室赶赴下一个拍摄地点。因为高璐有着高挑的身材和姣好的面容,很多时尚媒体都纷纷请她做模特,而高璐为了用自己赚的钱解决学费和平时的花销,也非常喜欢这种闪光灯下的日子,况且自己毕业后还没有最后确定工作去向,下一步找工作也需要一些花销,所以在这个炎热的夏天里,个性好强的高璐不停地奔波着。高璐刚刚走出工作室,没想到那个操着广东口音的摄影师却随后追了出来,并叫住高璐递给她一张名片。此时,高璐才知道,这个摄影师叫陈华新,正是这家工作室的负责人。外表精干的陈华新在刚才的拍摄过程中专注的工作状态,给高璐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所以当陈华新很绅士地索要她的联系方式时,高璐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陈华新。因为陈华新说:“希望你能够经常来我这里,我愿意为你效劳,给你拍摄更多更好的照片。我跟很多时尚媒体有合作关系,可以送你的照片上封面。”上封面是很多女孩梦寐以求的愿望,高璐也不例外,可在陈华新嘴里,仿佛是轻而易举的小菜一碟,这无法不使高璐感到快乐,她爽快地答应下来。而对于陈华新提出的给她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的请求,高璐答应得同样爽快。陈华新没有食言,自从这次见面之后,陈华新的电话和短信像大海涨潮的波浪一样,一浪高过一浪。早晨起床的时候,高璐收到的短信会是“宝贝,该起床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她收到的短信会是“宝贝,早早睡吧,女人的美丽是睡出来的,梦里要梦到我”;即使是行走在路上,高璐都会收到一些满含着款款深情的温情提示,几乎句句都是高璐想要的贴心的话。23岁的高璐从来没有这样被一个男人关心过。高璐5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婚了,她一直跟着母亲一起生活。虽然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当老总的父亲也给予了高璐很多的关怀,但是父亲毕竟再婚了,不可能经常同她在一起生活。高璐无论是生活和学习都十分要强,上大学之前,她的学习成绩都是名列前茅。高璐生活上也非常独立,尤其是上大学之后,尽管百万富翁的父亲和收入不错的母亲会争着给高璐很多钱,但她还是靠自己的努力,靠节假日打工来赚钱养活自己。在上大学的4年里,高璐先后在很多不同的公司打过工,干过推销员、模特等很多工作。高璐的性格中除了有超出同龄人的坚强之外,还有超出同龄人的敏感。在高璐23年的情感旅程中,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像陈华新这样对自己体贴入微,所以,她很快陷入了陈华新为她编织的情网之中。高璐虽然个性坚强,但她同时又是一个单纯得近乎透明的女孩,她坚信自己真诚的付出一定会收获别人善良的笑脸。但她却想不到,这场爱情却像罂粟一样,灿烂至极的鲜花背后,却是一种蚀骨的毒药。初次被骗,她用爱心包容了一切在享受着陈华新带来的爱情同时,高璐的工作也有了着落,江西南昌电视台向高璐抛来了绣球。经过严格的层层选拔,南昌电视台决定录用高璐担任一档谈话类节目《今夜侃侃侃》的主持人。在得知这个好消息之后,高璐第一时间告诉了陈华新。陈华新当然为之高兴,并为此专门设宴庆贺了一番。2005年10月,在接到南昌电视台录用的消息之后,高璐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北京,告别了陈华新,来到了南昌,很快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她与陈华新的联系,也只好靠短信和煲电话粥来维持了。在南方没有暖气的阴冷冬天里,高璐却依然感受到来自陈华新的融融暖意。陈华新不时从北京邮寄到南昌的沙发靠垫和热水袋,不但让高璐感到陈华新的细心,更让她感到对方的深深爱意。令高璐更意想不到的是,2005年12月,陈华新突然来到南昌看望高璐,就是这次见面,使他们的感情发生了第一次质的变化,他们同居了。同居之后,因为两人天天厮守在一起,陈华新的第一个隐私被高璐发现了。有一次,高璐发现陈华新接电话的时候不用普通话而用广东话,而且隐隐约约提到孩子的事情,等他接完电话,高璐忍不住好奇地询问陈华新。陈华新这时候才告诉高璐,他曾经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还有一个女儿,离婚后前妻带着女儿去了法国。尽管已经离婚,但是前妻还经常从法国给他寄钱,支持他的摄影事业。听后,单纯的高璐并没有因此责怪陈华新,因为高璐觉得自己就生活在一个曾经分离过的家庭中,她不忍心触痛自己心上人的伤口,也没有因此和陈华新分手。高璐觉得爱一个人就要包容他的一切,她甚至还容忍陈华新当着她的面给前妻和女儿打电话。陈华新对于自己离异的隐瞒并没有影响他们感情的发展,反而促使高璐坚定了马上嫁给他,给他以家庭温暖的决心。2005年1月16日,高璐获得了她从艺以来最高的荣誉,成为“环球小姐”中国赛区江西分赛区总决赛的亚军。带着这个好消息,2006年春节前高璐来到北京,与陈华新一同回到了自己的老家辽宁丹东拜望自己的父母。高璐希望好事成双,尽快让父母答应他们的婚事。但是,这次丹东之行却给兴冲冲的高璐一个意想不到的打击。她的父母坚决反对高璐跟陈华新谈朋友,尤其是母亲在接触了陈华新之后,坚决反对他们的爱情。尽管父母坚决反对,但是,高璐还是毅然决然地跟着陈华新回到了北京。再次受伤,失恋女孩仓促成婚回到北京后,高璐一直催着陈华新结婚,但是,陈华新这时候却以“时机不成熟,还不想结婚”为由,多次拒绝了高璐。高璐并没有细想陈华新拒绝结婚的原因,她也觉得陈华新“赶紧创业”的说法有道理。因为陈华新的这家工作室主要是为平面媒体提供图片赚取稿酬,加上陈华新还聘请了几个助手,所以,工作室的收入并不高,有时候甚至入不敷出。每当陈华新以“父亲住院”、“公司搬家”或者“给员工发工资”为由向高璐开口借钱的时候,高璐毫不犹豫地拿出了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后来又向父母要了一些钱借给了陈华新。但是,高璐没有想到的是,两人回到北京后不久,高璐无意中看到的一个短信,引发了两人感情第二次质的变化。有一次,陈华新的手机突然来了一个短信,但恰好陈华新去了洗手间,高璐就顺手查看了短信的内容,这个短信的内容让高璐花容失色,在来自一个女人的短信中,赫然写着:我正从家往爸爸家走,家里水管破了,你来家修理一下吧。很显然,这口气是一个妻子发给丈夫,或者是女友发给男友的短信。高璐拿着手机正在看短信的时候,陈华新回到房间,一看此景,立即火冒三丈,两人抢夺起来,情急之中陈华新大打出手,几个耳光把高璐打得晕头转向。长这么大,高璐从来没有被别人动过一指头,高璐伤心地哭了。更让高璐伤心的是,陈华新在跟自己同居的同时还有别的女人,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高璐接受的现实。为了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高璐按照来电显示的号码打了过去,当听到对方的指责时,高璐顿时感到五雷轰顶。电话那边的女人说:“你这个女孩真蠢,我和陈华新共同有一个温暖的家,上个月光装修就花了6万多。我们还去过欧洲、海南、西藏旅游,你去过吗?”6万多?上个月?这两个数字恰恰是高璐借给陈华新钱的时间和数额啊?同时,高璐想起来陈华新告诉她的一个习惯,陈华新在工作的时候绝对不接电话,让高璐尽量发短信联系。难道他跟别的女人外出旅游,就是怕自己打电话打扰了他们的好事吗?高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爱情骗局,但是,接下来一个叫王媛的女人打来的电话,让高璐陷入巨大的悲哀之中,那个叫王媛的女孩责备高璐说:“我没有想到他在向我表白忠诚的时候,竟然跟你在一起厮混!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第三者!”天啊!怎么会是这样?高璐的钢琴、电脑、衣物,还有高璐全部在北京的财产,都搬到她和陈华新在北京的“家”,他们都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这个看起来非常绅士的男人,一个媒体圈里小有名气的摄影家,怎么会是一个爱情骗子呢?除了感情,被骗走的还有高璐所有的积蓄和从父母那里要来的钱。2006年3月15日,高璐跟陈华新分手了。突然的感情变故让高璐猝不及防,这时候她已经欲哭无泪,哀莫大于心死,她不知道该向谁去诉说自己积郁在心中的烦恼。离开亲人,高璐一个人在北京飘,举目无亲茕茕孑立。这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站在了高璐的身后。他叫闫舒洋,是一家公司的老板。3年前高璐读大二的时候,曾经在他的公司打工,虽然闫舒洋深深地爱着高璐,但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况且当时高璐还只是个学生,所以闫舒洋把这份爱深深埋在心底,两人保持着很好的友谊,但只是限于兄妹之间的感情。无论外表和性格看起来是多么坚强的女性,内心总是希望有人疼有人怜,有人来安慰,尤其是在孤立无援的时候。在初春料峭的寒风中,闫舒洋静静地站在高璐身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看着她,他的眼神中带着爱恋和责备。面对高璐突然的感情变故和充满泪水的脸,闫舒洋只是把宽厚的肩膀递给了高璐,并轻轻拍了拍高璐的头说:“嫁给我吧,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你肯马上娶我吗?我现在就要嫁给你,而且是马上!”高璐仰着脸看着闫舒洋,闫舒洋笑笑说:“不要赌气做决定,你考虑好了再说!”“我已经决定了!而且是马上!”高璐的泪眼中闪着坚定的光芒。“好吧,我们去办手续!”闫舒洋爽快地答应了。双方的父母都没有想到,两人闪电般地仓促结婚了。当然,这也是陈华新没有想到的。不堪骚扰,新婚蜜月充满肉麻短信在决定结婚的时候,高璐给陈华新发送了一个短信,告诉陈华新自己要结婚的消息,并请陈华新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送到她和闫舒洋的家,陈华新答应了,并把高璐的东西送到了闫舒洋的家门口。陈华新来送东西的时候,高璐没有跟陈华新见面,而是让自己的丈夫出面接待了陈华新。她不想再触动那些带血的爱情伤口。但是,她没有想到,正是陈华新知道了自己的家门,才使这种伤害越来越大。在2006年3月26日高璐和闫舒洋结婚后的新婚蜜月里,陈华新却神使鬼差地不停地出现在高璐的生活里。头一天晚上高璐和闫舒洋的活动,甚至是夫妻间的对话,陈华新第二天就会用短信发给高璐,而且,还有一些肉麻的短信此起彼伏。这种让人心惊肉跳的短信连续不断出现在高璐的手机上,也让闫舒洋觉察到了什么。这样下去,家庭的安全感完全没有了,闫舒洋愤怒了,他决定去找陈华新“谈谈”。但是,高璐阻止了闫舒洋,她不希望丈夫去处理这件事情,她希望依靠自己的能力来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于是,2003年3月底的一个晚上,高璐跟陈华新约好在陈华新的工作室见面。让高璐没有想到的是,当她独自一人赶到陈华新的工作室,陈华新突然把工作室的门锁上了,两人没谈几句话,暴跳如雷的陈华新就大打出手,把高璐摁在地上重重打了6个耳光!情急之下,高璐用手机给丈夫打了求救电话,刚刚打完电话,恼羞成怒的陈华新一把把手机抢过去,在地上摔得粉碎。当闫舒洋匆匆赶到陈华新的工作室时,却发现大门被反锁着,他只好打电话报警。等警察赶到时,陈华新才感到事态的严重,他哀求高璐和闫舒洋放过他一次。看到眼前这个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高璐心软了,她连忙向警察解释说:“我们这是朋友之间的矛盾,是家庭纠纷,我们自己来处理吧!”警方见状,也没有再追究。但是,陈华新的短信和电话骚扰并未因此而停止,忍无可忍的高璐觉得不能再这样纵容这个变本加厉的男人了,她决定与陈华新作个了断,把以前借给陈华新的钱要回来。但是,高璐在借给陈华新钱的时候,根本没有让他打过借条,陈华新当然不会认帐。高璐把这些情况告诉了丈夫,闫舒洋决定跟高璐一起去讨要这笔钱。他们打电话约见了陈华新,陈华新担心他们闹到工作室去,主动提出到闫舒洋家去谈。2006年4月2日,陈华新来到闫舒洋和高璐的家。在自己家,闫舒洋面对这个严重影响他们婚姻生活的男人,没说两句话便气愤至极,拿起水果刀把陈华新赶出了家门。在楼下,闫舒洋气愤地说:“你也看到了,我和高璐已经结婚了,你还来打搅我们,这事怎么办你还不知道吗?”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陈华新突然哀求着说:“你们放过我吧,那笔钱我一定会还,等缓缓再说好不好?”见此情景,高璐只好拉着丈夫离开了。非法拘禁,犯罪之后才明白爱有多痛如果陈华新因此收手,也许就不会引发一起轰动全国的非法拘禁案了。但是陈华新在高璐和闫舒洋的两次警告后,依然没有停止对高璐的短信骚扰。心力交瘁的高璐觉得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对付这个男人了,她必须借助外力,用以恶治恶的方式来索要属于自己的钱。于是,高璐想到了自己的高中同学于强,这个在北京闯天下的丹东小伙子有着一身蛮力,也有一付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侠肝义胆。高璐一个电话过去,他几乎连想都没想,就带着两个同样来自东北的哥们儿来了。2006年4月21日,高璐、闫舒洋和于强以及于强的几个哥们儿,在朝阳区东大桥路口见到了陈华新,随即,他们开车强行把陈华新带到了位于宣武区广安门外的“聚京缘”酒店。在“聚京缘”酒店内,高璐终于壮起胆子还给了陈华新3个嘴巴,并逼着陈华新写下了两张欠条,数额分别为17万元的欠款和3万元的精神赔偿。为了保险起见,高璐等人又先后把陈华新转移到了丰台区的“润华宾馆”和“北京一拖红园酒店”继续拘禁。在挨了几顿打后,陈华新终于同意先还一部分钱给高璐。从4月24日中午开始,陈华新就被高璐等人先后带到了王府井东方新天地和崇文区新世界商城附近的几家银行,从陈华新的银行卡中共取出4.19万元。4月25日下午5点多,高璐让闫舒洋和同学把陈华新送回了公司。临走的时候,高璐有点于心不忍,她从索要回来的钱中拿出2000元给了陈华新,善良的高璐说:“给你点钱当生活费吧,我不想赶尽杀绝。”4月24日陈华新回到工作室。4月28日,陈华新向北京市朝阳刑警支队报案,称自己被绑架。不久,高璐、闫舒洋等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捕。2006年11月15日,在被关押了165天之后,高璐、闫舒洋非法拘禁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高璐和丈夫闫舒洋,以及同学于强和于强的两位朋友共5名被告人在法警的看押下排队走进法庭,高璐戴着手铐走在最前面。身穿整套休闲服装的她,马尾辫翘得高高的,走路也是昂首挺胸,丝毫不避讳众多镜头。核实被告人身份时,高璐首先很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法官好。”据高璐陈述,她和陈华新从2005年9月至2006年1月底是恋人关系,在交往过程中,陈华新以父亲生病住院、公司搬家等理由不断向她借钱,数额达17万元。2006年3月高璐结婚后,陈华新仍然发送骚扰短信,高璐想将欠款要回来却只能借助外力,于是给高中同学于强打了电话,于强又找到以前的两个同事,一起相约拘禁了陈华新。高璐承认,在拘禁期间,她出于愤怒打了陈华新三个耳光,然后让他写下欠条。在法庭上,高璐没有提及她和陈华新的感情恩怨,但她的辩护律师向法庭说明了她不想提及从前自己受到的伤害。据律师说,陈华新在得知高璐在2006年3月结婚后,仍然多次发暧昧短信来骚扰她。高璐之所以打他,也是因为陈华新说她主动勾引他。此外,高璐曾到陈华新的公司要过债,当时对方把她关在公司里,高璐还为此报了警。在法庭上,高璐的律师还向法官出示了高璐获中国歌舞剧团九级证书和环球小姐决赛亚军等证书,以证明她的才干,希望法院能适用缓刑。在法庭调查阶段,高璐和闫舒洋争着往自己身上揽过,两人都称“是我提出的要钱”,“拘禁地点也是我选的”。最后陈述阶段,高璐拿起准备好的讲稿,先向父母及审判人员等问好,才声情并茂地读道:“大家上午好,我叫高璐。经过165天的看守所生活,我终于可以再次与家人见面了。牢狱生活使我学会了原谅,这世界上有的人很可恶,有的人很卑鄙,但我已经不会再去怨恨任何人,因为我发现他们比我还要可怜。我要对父母表示感谢,生病的母亲和忙碌的父亲,不问路途遥远坚持每月来看望我两次,我真的很感激。对于报纸上登出的消息,我很坦然。人类最伟大的是坠落后还能再升起。”“原谅生活中卑鄙的人,他们比我更可怜。”这句话高璐在法庭上重复了两遍。因为与案情无关,高璐顶着被法官几次喊停的压力,做了她的最后陈述。2006年11月17日,法院开庭两天后,很快下达了对于高璐的一审判决,以犯非法拘禁判处高璐和闫舒洋有期徒刑1年6个月,她的同学于强也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高璐没有想到会判得这么重,但她最后决定放弃上诉的权利,并最终决定申请回原籍辽宁服刑。在对高璐报以同情的同时,我们无意粉饰高璐的犯罪,她犯了罪自然会有法律作出裁决。作为一个感情上的“伤员”,她因为非法拘禁陈华新给自己的伤口撒上了一把盐。但是,高璐在法庭上重复了两遍的话,让我们久久不能忘记。在采访中高璐质问记者“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无辜的好人,而卑鄙的人却在一边偷笑”时,记者无言以对。现在,我想起了北岛先生的一句名诗,也许是这篇文章最好的结尾: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南昌电视台原主持人高璐自称为追要17万欠款,伙同丈夫等4人作案

电视女主持涉嫌非法拘禁追踪

昨日上午,高璐等五人因涉嫌非法拘禁罪受审。

昨日上午,24岁的高璐走上了朝阳法院的被告席;案发前,她曾是南昌电视台《今夜侃侃侃》节目的主持人,并曾获得一项选美赛事的江西分赛区亚军。她被指控在今年4月份伙同丈夫等4人非法拘禁其前男友陈某。 高璐称,陈某借了她17万不归还。陈某在接受调查时否认向高借钱。

昨日,朝阳法院启用简易程序开庭审理此案,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伙同丈夫向前男友讨债

本文由百加乐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女主持非法拘禁:女主持为这事拘禁前男友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