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加乐 > 情感专区 > 原始动力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我叫俞雪 出水小葱水上飘 在线阅读

原标题:原始动力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我叫俞雪 出水小葱水上飘 在线阅读

浏览次数:163 时间:2020-02-10

百加乐,我来自湖南一个偏远的农村,今年25岁,个子不算高大,一米七,有点偏壮吧,140斤。没什么高学历,没读过大学。交过几个女朋友,都没修成正果,来广州五六年了,一直从事电脑行业。09年的时候突然感觉单调的技术活没什么发展前景,于是辞了工作去了岗顶的太平洋电脑城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因为有了技术的底子,对电脑硬件都熟悉,所以做起来还算是得心应手。

雪风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别人吃午饭的时候了,三个月来他总算是睡了一次自然醒,他舒服地在床上打了个滚,嘴里就开始哼哼了:“空虚寂寞无人知,无人知;只恨那唐伯虎霸占了我的田,我的田。” 从床上爬起来,雪风打开了电脑,他想看看对方是不是发了公告。刚登录到TOP,雪风的信箱提示就响了起来,都是TOP站长发过来的,这个家伙显然太激动了,一条消息竟然重复发了八遍,在消息里把雪风夸得是天下没有、地上仅有。 雪风只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这家伙拍马屁的功夫大有长进啊,那词用得是极尽肉麻,直接把雪风从风神就提拔成了无所不能的上帝。 “还好那马屁精现在不在线,要是再让他来个现场表演,自己今天中午的饭指定是吃不下去了。”雪风好容易才止住了自己反胃的冲动,在坛子里转了转,找到了对方的那个公告,对方只是简单地说连环擂已经被TOP论坛的人给拿下来了,活动即时结束,其余的什么也没说。 这事本来已经搁置了好长时间,大家都已经快要遗忘了,现在突然听说有人通了关,顿时又议论纷纷,一边猜测着是谁拿到了那100万的花红,一边又在自怨自艾,后悔自己当时没坚持下来,要是自己当时能坚持住,说不定不用三月,两个半月就通关了。 通关记录也被对方放了出来,但是也只是前九关的,第十关对方没说,雪风也不敢说,说出来对方肯定就知道是自己了,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再没弄清楚对方的目的之前,雪风是不会把自己暴露出去的。 雪风给TOP站长回了个消息,让他把那百万花红赶快打到自己的帐号上来,雪风昨天留给陈兵的银行帐号是TOP论坛的公用财物帐号。 关掉了电脑,雪风来到隔壁的机房,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检查自己的生意了,最近一直都是由小沙弥在打理。 雪风挨个把机子检查擦拭了一遍,发现客户又增加了不少,所有的机子都已经满负荷运行了,特别是最近《战神》的客户增加了不少,以前那些老游戏的客户很多都跑《战神》里去了。 这让雪风有些纳闷了,难道自己以前对《战神》的判断是错的?他实在搞不清楚,那么麻烦的游戏大家为什么反而那么热衷,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想想上次陈砚在那按来按去的情景雪风就有些头晕。算了,管他呢,不管你们玩什么游戏,只要能有我赚的就行。 不过,怕是要把《战神》的外挂再完善一下,上次自己匆忙做出的外挂还是照着老游戏的模式在打怪,显得和周围的玩家格格不入,打怪的效率也很差,要不是外挂采用了小沙弥的对话系统,估计早就被人举报了。 “还有,自己这次一定得添新机器了。”雪风看了看小沙弥的记录,已经有好几个客户要求代练《战神》,可是小沙弥实在找不出空余的位置了,都给推辞了,“明天就买!” 第二天早上,雪风是哼着小曲出门的,他查了查,已经有100万汇进了自己的瑞士银行帐户。 “他们肯定是知道我要买机器,才紧赶着把钱给我汇了过来。” 站到了路边,雪风才开始发愁,现在又要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了,挤公车还是坐出租车。雪风是想打车去的,可是琢磨了半天,他还是放弃了,没办法,谁让他打车的人品那么差呢,经常是拦不到车,拦到车也会被拒载,就算不拒载,到了终点也会被司机扣留,搞的雪风现在都不自信了。 “挤掉几个扣子,总比被拒载有面子吧。”雪风总是把得失计算得一清二楚,在扣子和面子之间,他选择了面子。 等他挤上公车的时候,他就开始后悔了,自己怎么这么傻啊,那面子能值几个钱,看不见摸不着的,还不如扣子呢,至少一个扣子还能值两毛钱。车里这么挤,扣子指定是保不住了,说不定一会连自己的小命都挤没了,还谈什么面子啊。 “奶奶个腿,回去我就买车。”雪风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个冲动了,每次咬牙切齿发完誓,回去往自己家床上一趟,他就又想了,买了车得办牌照吧,办了牌照就得交税,交税倒是小事,这世界上不又多了一个空气污染源吗?想想自己被汽车尾气熏出来的咽喉炎,雪风又是一顿咬牙切齿,这车不能买,买了自己的罪过就大了,死了佛祖是不会收自己的。 这个伪佛教徒,每次都是拿佛祖当幌子。 车子往前走了一站,又上来好多人,车厢里又挤了几分。一个小姑娘挤到雪风这里站了下来。 小姑娘朝后面看了看,那里也站满了人,根本挤不过去了,往头上看了看,已经没有吊手了,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抓的东西了,小姑娘就有些哀怨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小妮子一看就是个乖乖女,雪风在心里这么想着,不知道怎么的,他忍不住想去逗一逗这个文静的女孩,“美女!如果不介意的话,我的腰倒是可以借你用一用。” 雪风努力装出一副憨厚老实样,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气质,就他那长相,还有身板,不管往哪一站,都能流露出一股痞子之气。 果然,那女孩听到雪风的话,眉目之间就露出一丝怒气,她认为雪风是在调戏自己,事实上她也没判断错,女孩脸红红的,想重新去找个地方站,她可不敢跟一个色狼站在一块。 没想到她刚一抬脚,车子就猛地开始启动了,女孩手里没有着力的东西,整个人一下就扑到雪风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女孩慌忙道歉。 “不管我事,是你自己要抱我的。”雪风一脸无辜的样子。 女孩的脸更红了,挣脱着想要把自己站稳。 “算了吧,反正都抱了,那就继续抱着吧,你要是撞到别人怀里,怕是他们就不会象我这么好说话了。”雪风开始吓唬那女孩了。 女孩的手明显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想把自己站直。 “放心,我对你没什么想法,我也就是看你有困难,好心帮你一忙。你看我这两手都抓着吊手呢,我能把你怎么样。哎,这年头,好人真难做。”雪风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女孩的动作停了下来,车子这时候突然又是一个紧急刹车,雪风只感觉腰上一紧,然后就听前面司机喊了:“妈的,你会不会走路啊?着急去投胎啊。” 肯定是有人穿马路了,雪风心里一乐,这司机也忒有水平了,这脚刹得好,刹得及时,不但挽救一条生命,还让这小妮子乖乖就范了呢。 雪风低头仔细打量着怀里的女孩,这么仔细一看,雪风才觉得这妮子真的好漂亮,虽然不如陈砚那丫头那样漂亮得不象话,但是却多了一份恬静清纯的气质,一看就让人顿生怜爱之心。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上班?”“你喜欢玩游戏不?”“每天都坐这路车吧?”雪风像个蜡笔小新一样,不断变化着问题,试图找出一个共同的话题来和女孩聊聊。但是女孩却始终低着头,偶尔会摇头或者点头表示一下,但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你是去应聘的吧?”雪风突然看见女孩的另外一只胳膊夹着厚厚的一沓求职资料。 “你怎么知道的?”女孩惊奇地看着雪风。她终于说话了,声音很绵,和雪风想象中的一样好听, “其实,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我还没告诉你。” 女孩看着雪风的眼睛,她想不出雪风还能有什么独特的身份。 “其实,我是袁天罡的第十九代传人,江湖上的人都叫我铁嘴半仙。” “噗~”女孩实在忍不住了,“你这人真逗。” “唔~好看,真好看!你笑起来很好看嘛,刚才为什么总板着脸?”雪风看着女孩,一本正经地说到。 女孩脸一红,把头一低,这次任凭雪风怎么说,她却是再也不肯说话了。雪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了她,最后只得无趣地把嘴巴闭上了。 “西京电脑城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从后门下车。” 雪风动了动腰,“我到站了,你站到我这里吧,凑合着可以抓到里面的椅子。” 女孩松开了雪风的腰,声音低低的:“我也要下了。”说完就朝后门那里挤了过去。雪风没有想到这么巧,先是一愣,也赶紧跟在女孩后面下了车。 “嗨~嗨~”雪风连喊了几声,追上了前面的女孩,“你还没告诉我你名字呢,我叫雪风,说不定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的。” 女孩低着头,红着脸,急急往前走,就是不开口。 雪风无奈了,看着女孩走远了,喊了一声,“那要是下次还能见面,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啊。” 电脑城的这个老板也是第一次碰见雪风这样的顾客,来了二话不说,刷刷写了一张配置单,然后就问:“你这里能配出来吗?我要五台,配不出来我就找别家了。” 那老板笑了笑,“没问题,在我这里要配不出来,别的家肯定也配不出来。” 雪风摇了摇头,“这可不一定,我写的那些货可能都有,但是要能不能达到我需要的性能就很难说了。” 雪风把单子递了过去,单子后面清楚地写着每一个配件需要达到的效果,那老板有些郁闷,竟然有这样来配机子的。 “还有,你可别给我弄假货,我虽然不是什么行家,但是货的好坏还是分得清的。”雪风又补充了一句。 “不会,不会!”老板连连表示,他把配置单看完就知道今天碰上了高手。电脑的各个配件都是由不同厂家生产的,各有各的标准,所以组装的时候并不能做到完全的协调,比如说有的显卡,说可以支持什么什么功能了,但是能和它相配套的主板、处理器或许都还没生产出来呢,说白了,那功能其实就是个摆设,只能看不能用。而雪风的这份配置单却很完美,让每个配件都尽量扬长避短,发挥了各自的最大效能。这才是雪风的本色,他总是能把机器的全部油水都压榨出来,就像压榨小沙弥一样。 老板亲自去给雪风调来了货开始组装,一直装到了中午才算是五台机子全部搞定,老板亲自帮雪风和他的机子送到了电脑城门口,“兄弟,你是不是搞计算机制造的,在哪工作?联想,还是IBM?” 雪风笑了笑,“老板真是高看我了,其实我就是个无业游民!” 那老板回头走出了好远,还在纳闷,难道自己今天看走眼了?不可能啊,在硬件上没有十年以上的造诣,指定是写不出那份配置单的,自己也就是今天看到了这份单子,才知道原来机子可以这么配。 雪风给货运公司打了个电话,叫他们派辆车过来给自己拉机子,然后就在电脑城门口站着等。有点无聊,就见雪风攥了瓶可乐站在机子跟前,四下里乱踅摸,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来打发时间。 眼光扫过对面路边的一个面摊,雪风的眼睛就亮了起来,是她,就是早上在车上见的那个女孩。 女孩停在了面摊前,摸了摸口袋,然后坐在了面摊前,没有叫面,只是要了一份免费的汤,一口一口地嘬着面汤,女孩的神情很忧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们又见面了!”雪风大咧咧地坐到了女孩旁边。 女孩往旁边让了让,淡淡地回了句:“你好。” “中午应聘不太顺利吗?”雪风轻轻问到。 女孩一听这话脸色就更显得忧愁,无奈地摇了摇头。 “老板,来两碗面!”雪风转头轻轻地拍了拍女孩的肩膀,“别泄气啊!等吃完饭继续找,会有好运的。” “小伙子,你的面!”老板在雪风的面前摆了两碗面。 雪风把一碗面推到女孩的面前,“来,别愁了,先吃饭吧。” 女孩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不饿。” 雪风没有去看那女孩,抓起筷子在自己那碗里开始划拉了,“当年我找工作的时候,也是一天只吃一顿饭的。吃吧,这顿我请了。” 女孩看了雪风一眼就开始抽泣了,“谢谢!”,抓起筷子开始低头吃面。 雪风吃饭的速度很快,这时已经吃完了自己那碗,坐在那里看着女孩吃,“在大城市里,要想找份工作挺不容易的,尤其是你这样一个女孩,更不好找。一看你就是外地的,实在不行就回自己家乡吧,毕竟那里还有自己的父母呢。” 女孩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却很坚决地摇了摇头。 雪风叹了口气,“和我当年一样,有时候太执着了反而不好。” 女孩没有回应,低头继续吃着那碗面,很显然,她是不会听雪风劝的。 雪风朝身后看了看,货运公司的车已经开了过来,“我要走了,就不和你多说了,把你手给我。” 女孩还没反应过来,她的手已经被雪风拽了过去,雪风掏出笔来,在她的手上刷刷写着,完了又掏出五百块塞进了女孩手里,“这钱是给你回家买车票的钱。如果你非要坚持留下来继续找工作,我也没办法,手上是我的地址,到时候万一真的有困难了,希望对你有用。” 女孩还想说什么呢,雪风把她的手一合,“拿着吧,不要推辞了。” 女孩把自己手收了回去,紧紧握着,脸上又开始流泪了,“谢谢你,你是个好人。”说着朝雪风鞠了一躬。 “别,别。”雪风赶紧把她拽住了,“你赶快吃面吧,我真的得走了,祝你好运,再见。” 雪风说完就朝路的对面走去,刚走两步,就听后面传来女孩的声音:“我叫俞雪!”。雪风笑了笑,举起手来摆了摆,也没回头。

7月,天好像下了点雨,电脑城比较冷清,到了下午六点,快要下班的时候,有一个戴眼镜的小个子女孩领着一个黑皮肤女人在一路左瞧瞧右看看,快要到我档口的时候。我便职业性的打了招呼,问需要买什么配件,进来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本文由百加乐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始动力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我叫俞雪 出水小葱水上飘 在线阅读

关键词:

上一篇:男友频繁亲热害我流产两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