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加乐 > 情感专区 > 【情殇】八千度

原标题:【情殇】八千度

浏览次数:103 时间:2020-02-10

2011年,和我谈了3年的女友,彻底离开了我,踏上了远去上海的飞机。女友走的时候,不是一个人,与女友同行的还有一个男人,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经营着房地产生意,甚是有钱。

图片 1

女友就这么走了,没有给我一个交代,也没有留下什么只言片语,更是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唯独有用的信息,就是她QQ签名改为了:我走了,告别过去屌丝生活,我要崭新的优质人生。呵呵,我就这么被踹开了,很无情吧。

在八千度,从来都是我惹别人,没人敢惹我

很悲催,很多分手的男女朋友,大都通常都是男的抛弃了女的,可是在我身上,来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被女的给甩了。究其原因,无非就是一个,我没钱,那个老男人比我有钱;我是个屌丝,那个老男人是一个钻石男。

如果可以选择,谁又愿意将自己的青春,挥霍在八千度这样的酒吧里。

有段时间,我为了打发寂寞,就经常去一个酒吧。在酒吧里,音乐响起,灯光闪动,各色人在那里扭动着屁股,摇摆着脑袋,随着节拍一个一个地跳动着。看着那些诱人的大腿,浑圆丰满的胸部,以及时不时春光乍泄的臀部,我有点陷进去了。

八千度酒吧的老板是一个很妖艳的女人,她是一个离异女,后来成了一个富商的情人,跟了富商后,她就拥有了这间八千度酒吧。这是我第一天上班时就听说的。

在酒吧里,来这里消遣的,无非都是一些空虚寂寞的男人和女人。正经人谁来这种暧昧的地方呢,大都是抱着寻找一夜情或一夜伴侣,或者猎艳的目的。我呢,干点什么呢?天天喝酒?让我已经变得麻木了,不知道我该不该玩一玩了,终于在一次搭讪着,我和一个女孩子在包厢里直接发生了性关系。

我没有见过八千度的老板,但我感觉她身上,一定和我一样有一段故事。

我来八千度上班,纯属走投无路。

因为我杀了人,我无法再呆在那个小镇上,在那里,随时有被抓的可能。

我不想在监狱的高墙里度过我的青春,更何况是因为那个可恶的老男人,不值!

我从来没想过要杀死那个老男人,那纯属一个意外。

我叫沈露。

我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小时候我住在孤儿院。

在我10岁那年,一个飘着鹅毛大雪的午后,我被一对年迈的陌生人带走,从此我有了 “家”。

那个家,破烂不堪。我的“妈妈”是个几乎每天都饱受家暴的女人。而那个老男人,我一直拒绝称他为“爸爸”,因为他连蓄生都不如。

所有坏男人的陋习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他吸毒、赌博、找女人、打老婆。

我从第一天来到这个“家”,就对这个老男人恨之如骨。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逃离,幻想着远远地离开这个“家”。我宁愿继续呆在孤儿院。

可当我看到被打的绻缩在墙角的“妈妈”时,她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无助,我就怎么也抬不动我的双脚。

我没有逃跑,我留在了那个并不是家的“家”里。

六年里,我与“妈妈”相依为命,勉强度日。

她身上的伤,从来都是旧伤未愈,新伤又起。我几乎忘记了眼泪是什么滋味,我想保护软弱的她,可我的力量却太小。

我胳膊上有三处烫伤,是老男人用烟头烫的。

有一次,老男人趁我睡着偷偷撕扯我的衣服,我和“妈妈”在奋力反击中惹恼了老男人。他操起门后一根铁棍打向我,“妈妈”为了保护我,铁棍落在了她头上。老男人当时也吓懵了。我趁机跑了出去。

我心里种下了仇恨的种子,我要杀了老男人,为“妈妈”报仇。

我找到隔壁村早就对我垂涎三尺的贾二鹏,请他帮忙一起杀死老男人。

贾二鹏是个痞子流氓,在整个鸡公岭,没有他怕的事情。

我和贾二鹏联手,只用了一根细细的铁丝,便结果了老男人。

我成功地报了仇,也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贾二鹏。

我一点都不喜欢贾二鹏,但我不后悔,只要能杀了老男人。

为了掩人耳目,我不能再呆在那个小镇了。我选择了一千公里外的一座城市。

八千度就是在这座城市中心。

我进了八千度做了一名酒吧女,一呆就是七年。

我身边有一群铁哥们,他们同样和我在八千度里讨生活,他们愿意为我出生入死,我也甘愿为他们抛头颅洒热血。

我在八千度,从来都是我惹别人,没人敢惹我。

谁要惹了我,一帮兄弟只需我一个眼色便会躲在酒吧外面的巷子里,把惹我的家伙打的满地找牙。

汪学海是八千度的常客,他说过无数遍喜欢我,但我从来都瞧不上他,我知道他有两个固定情人。他这人其实坦白说除了好色外,人还挺不错,他每次来会给我几百块小费,出手相当阔绰。

最近,我盯上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汪学海带来的。

凭着我在八千度七年的工作经验,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本文由百加乐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情殇】八千度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情场渣男TOP10 女人遇见躲远点百加乐